中国品牌价值网&大观网-著名诗人、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屠岸逝世 享年94岁
上市百强榜单
证券品牌版
往期百强榜发布会
1时间更新
品牌价值评估业务
大观广告
百强榜

  

派对

  

X

著名诗人、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屠岸逝世 享年94岁

2017-12-20 13:36:48    来源:http://cul

2017年12月16日下午5时,著名诗人、翻译家、出版家、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屠岸因患淋巴癌在和平里医院逝世,享年94岁。

屠岸,原名蒋壁厚。1923年11月22日生,江苏省常州市人。早年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。194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1年开始发表作品;后动笔翻译外国诗歌。解放后曾任华东《戏曲报》编辑、中国剧协《戏剧报》常务编委兼编辑部主任、剧协研究室副主任、人民文学出版社现代文学编辑室主任、该社总编辑。屠岸一生著述丰厚,著有《萱荫阁诗抄》《屠岸十四行诗》《哑歌人的自白》《深秋有如初春》《诗论·文论·剧论》《霜降文存》《晚歌如水》《屠岸诗文集》(8卷),口述自传《生正逢时》等,译著有惠特曼诗集《鼓声》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》、斯蒂文森儿童诗集《一个孩子的诗园》《英文著名儿童诗一百首》《济慈诗选》《英国历代诗歌选》《英语现代主义诗选》等。2016年3月,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8卷本的《屠岸诗文集》,将上述作品集悉数收入,同时又整理收入了大量集外散篇作品,还收入了屠岸先生早年为躲避战乱而与家人辗转迁徙的逃难实录《漂流记》。全书共260多万字,可以说是屠岸先生除翻译之外的文学写作汇总性文集。2010年获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。2011年11月,获得“2011年中国版权产业风云人物”奖。

  人文社是他的家

  2016年,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成立65周年茶话会上,屠岸作为人民文学出版社原总编辑做了发言,他回忆说:“人文社是我的家。当年我在中国戏剧家协会,我很希望调到人文社来。到了文革中期1973年,我们从干校回到北京,天上掉下馅饼,我没有做任何活动,分配组让我到人文社来做现代文学编辑部的主任,从此改变了我后半生的生活轨迹。”

  在茶话会上,屠岸说,“一个国家如果只有物质文明而没有精神文明,这个国家是要亡国的。这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真理。人文社对祖国的贡献就是把精神文明贡献给中国人民,贡献给广大的读者。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同仁们应该感到自豪。人文社的同仁们谦虚谨慎、努力前行,他们还在努力工作,继续为中国人民提供精神食粮做出贡献。”

  小学时和母亲学读诗

  屠岸自幼家学深厚,其母是一位才女,写诗、作曲、绘画、弹琴均有所长,在屠岸还在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母亲就开始教他读《古文观止》《唐诗三百首》《唐诗评注读本》等。

  2016年,屠岸接受《解放周末》专访,回忆这段往事,他说:“当时,母亲总是先解释诗文的内容,再自己朗诵几遍,然后叫我跟着她吟诵。我像唱山歌一样跟着吟诵,对内容不求甚解,只是觉得能从吟诵中得到乐趣。母亲教我的是“常州吟诵”,2008年这种吟诵调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我是这个“非遗”的三位代表性传人之一。”在母亲的耳濡目染下,屠岸成为了诗歌的朝圣者。1941年,18岁的屠岸第一次发表诗作《美丽的故园》,随后又陆续翻译了惠特曼诗选集《鼓声》以及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》《诗歌工作者在苏联》《大臣夫人》等。

  有灵感会随手记下来

  相较于其他文章体裁,屠岸一直偏爱写诗,古体诗、现代诗统统包揽。

  屠岸上世纪40年代初正式从事诗歌创作,收在《深秋有如初春——屠岸诗选》中那首写于1941年的《参与商》,是今天能见到的他第一首新诗。诗歌评论家骆寒超认为,屠岸是从40年代迄今这一长段新诗史的见证人。

  记者早前专访他时,屠岸透露自己床头习惯性地放着纸笔,只要有灵感,就会随手记下来,“说不定,第二天兴致来了,就能写出一首好的作品”。

  屠岸曾说过,诗歌对自己来说,是“安身立命之本”。他一直保持一个习惯,吟诵着诗歌入睡。在他看来,无论是中国的李白、杜甫、白居易,还是西方的莎士比亚、华兹华斯、济慈,都是对自己生命的慰藉与激励。

  “写诗是情感的抒发。”屠岸这样界定写诗的妙处,“如果能将内心情感通过一首好作品表达出来,那么对作家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愉悦”。

  女儿:他对人善解和宽厚 一生追求真善美

  作为国内首位完整翻译《莎士比亚十四行诗》的翻译家,屠岸多次提到自己被莎翁的艺术所征服,“十四行诗音韵优美,形式整齐,每一行都是抑扬格五音步,整首诗的押韵也十分讲究”。

  他也把这一理念移用到诗歌翻译上,“拥抱原诗是精神上的共振、融合,要把原作者的东西化为自己的,体会诗人的创作情绪。有时翻译不成功,非常困惑,千方百计地找到表述方式,特别是用于押韵的字词,最后就像追求爱人一样,终于追到了,是一种精神狂欢”。

  在《屠岸诗文集》的前言里,屠岸女儿章燕这样评价自己的父亲:“真善美是莎翁十四行诗主题最集中的代表,真善美也是父亲一生不懈追求的鹄(编者注:读gǔ 目标,目的)的。在他的诗中,在他的文里,我们看到的、感悟到的,无不是他对永恒的至真至善至美的崇尚和追寻:真是他的坦荡,他的诚挚,他的磊落;善是他对人的善解和宽厚,对人生、对生命、对祖国、对亲朋的挚爱;美是他的谦慎之风,他的矜持与飘逸,他高洁的心灵。对真善美的追求使他的一生虽经历坎坷,却永不却步,虽命途多舛,却老而弥坚。”

  谢冕:他对晚辈尤其平易 总是爱护有加

诗歌评论家、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常拿屠岸和他同样敬重的牛汉先生相比,“他们是互相敬重的亲密的朋友,但他们又是性格迥异的人。牛汉先生耿直、率性、正气凛然,有北方人的豪放甚至“粗粝”的一面。但是相识久了,就会发现牛汉先生的刚中有柔,他的温情和柔软的一面是深藏不露的。同样,屠岸先生则是柔中有刚,而他的刚,也是被他外显的柔所遮蔽了——他信守的人生准则是坚定的和“不可侵犯”的”。

  谢冕还曾撰文称赞屠岸,“屠岸先生待人的诚恳、认真、周密、细致是大家都知道的,他对晚辈尤其平易,总是爱护有加。雍容儒雅是先生的“形”,谦和中正则是先生的“神”,在我的心目中,他是一位让人打内心敬畏的智慧长者”。

  据悉,屠岸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7年12月20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兰厅正式举行。




作者:

浏览量:327197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
相关新闻全部阅读

阅读下一篇

《咬文嚼字》公布十大语文差错:怎么那么多“领衔主演”

《咬文嚼字》公布十大语文差错:怎么那么多“领衔主演”

返回首页
返回新闻页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