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品牌价值网&大观网-受年轻人欢迎的流行“剧本杀”能否孕育内容大IP
2021发布会
上市百强榜单
证券品牌版
往期百强榜发布会
1时间更新
品牌价值评估业务
百强榜

  

派对

  

X

受年轻人欢迎的流行“剧本杀”能否孕育内容大IP

2020-06-15 14:23:53    来源:解放日报

“欢迎各位回到你们的命运之轮。”走进一间昏暗的小屋,1994年出生的罗筠此刻的身份是大自己一轮的女白领“杨蓓”。从小生活平顺的罗筠将在这间小屋经历改变“杨蓓”全家命运的关键点——两起跨越两代人的“命案”。

近来,这种名为“剧本杀”的游戏受到都市年轻人欢迎。参与这场“剧本杀”的除了罗筠和两个朋友,另外4人是“拼玩”的陌生人。在4个小时里,他们将根据抽中的剧本人物,完成“抓”与“逃”的游戏。登录大众点评网搜索“剧本杀”,在上海能找出约265个结果,还有部分专门的“剧本杀”APP。相比KTV等传统娱乐方式,这种融沉浸式游戏体验和社交于一体的场所,在上海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

线下体验馆分三类

长达4小时的演绎过程,罗筠根据剧情提示,即兴为“杨蓓”讲出台词,与每一个“对手”周旋。结束之后,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推理选出“凶手”。当最终“凶手”揭晓是“杨蓓”的弟弟时,“入戏太深”的罗筠差点流泪了。

“现在娱乐讲究‘沉浸’,‘剧本杀’能让你‘沉浸’到另一个人的人生里。”罗筠去年开始接触“剧本杀”,已经玩了十几个不同的剧本,“一开始吸引人的是悬疑、恐怖的噱头,玩久了却发现演绎过程中的感情投入更令人回味,而且玩家即兴发挥,有‘创作’的感觉。”

打开大众点评网,各个“剧本杀”体验馆像电影排片表一样罗列场次。运营一家“剧本杀”体验店的吴先生告诉记者,“一场‘剧本杀’一般4—8人玩,有些是公司团建、朋友庆生这样的熟人一起来,有些则是玩家拼团。”

罗筠有个合作伙伴是在游戏时认识的。“当时他对整个过程的分析非常理性,表达有感染力,我很欣赏。”游戏结束后她主动找这位男士互加微信,后来还在工作上有了合作。

经营“剧本杀”店的余洋把线下“剧本杀”体验馆分为三类:最简单的模式是与“狼人杀”类似的桌面游戏,玩家圆桌围坐,但扮演的不再是“村民”和“狼”,而是剧本写定的角色,依靠剧本推理;第二类则会搭建部分场景,有些还会提供服装,以增加沉浸感;第三类则与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类似,体验馆会搭建完整的场景,玩家需要变装进入角色,并在现场寻找线索,“是‘狼人杀’和‘密室’的合体”。三种类型,每个人的价格从数十元到300元不等。“‘剧本杀’最早起源于欧美流行的派对游戏,派对上一名宾客会秘密扮演凶手角色,其他宾客通过调查推理找到凶手。后来开始有人专门创作这类剧本。国内在2018年出现一波小高峰,其中不乏综艺节目《明星大侦探》和电影《唐人街探案》的推动。”吴先生告诉记者,原本经营桌游的他感到“狼人杀”吸引力减退,升级做起了“剧本杀”。

优质剧本凤毛麟角

“剧本杀”关键在剧本。余洋的体验馆只有150平方米左右,储备了70个“剧本杀”的剧本,“我认识的另外一家剧本数量超过200个。”据他透露,一般的剧本价格约500元左右,如果是“城市限定”或“独家售卖”,价格会在4000元至1万元左右。

吴先生最早的剧本来源是一些玩家带来的,后来部分网友在“剧本杀”APP上投稿。如今剧本大多来自专门的 “编剧工作室”,把剧情、线索、人物卡等制成“盒装剧本杀”,在淘宝上就能买到,“编剧中有不少是尚未成名的网络小说写手。”

“对一些编剧来说,写这类剧本可能比写小说更有竞争力。现在网络小说竞争也很激烈,连续更新非常吃力。但一个5人玩的‘剧本杀’本子,每个角色的阅读量一般是3000字,加上情节、线索和主持人的话,一共也就2万字左右。”余洋说,“曾经有个本子,几天就卖了1500多套。”

余洋选择剧本,很大程度依赖同行的推荐及口耳相传。“能卖上千本的剧本,说明口碑很好。”余洋提到近期受欢迎的《鸢飞戾天》等剧本,“除了情节,人物性格也饱满。随着玩家增多,要求也会提升,希望精品越来越多。”

陈先生是一名“剧本杀”编剧,投入心血最多的一部作品在写作之初就有体验馆表示购买意向,还联系他到现场查看场地,并根据现场情况对内容进行订制。但这样的情况凤毛麟角。陈先生坦言“行业门槛不高”,专业编剧与兼职业余写手大概三七开。“这些剧本核心模式非常像,组个编剧团队,给出情节大纲,每个编剧分配不同人物,流水线一样就能完成。2018年线上剧本需求量很大,我当时所在的团队要求每天一更。”

资深玩家陈颖曦玩过 “剧本杀”《古董局中局》,这部作品将小说、影视和游戏串联在一起,名副其实的“大IP”。陈颖曦觉得,这样的“IP”式开发更受玩家喜欢。在一些线下体验馆,记者看到因疫情尚未上映的《唐人街探案3》中的日本“中华街”场景,已经成了一些体验馆的新主题。

“缺乏真正优质的原创剧本,是困扰‘剧本杀’发展的最大问题。”陈先生说,一方面消费者喜欢和依赖经典“IP”,另一方面编剧赚快钱不愿意推出好剧本,“大多数编剧根本没想过把‘剧本杀’作为IP来经营维护,卖出去就不管了。”(封面图片来源网络)

3333.jpg

作者:简工博、钟菡、张熠

浏览量:277164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

相关新闻全部阅读

阅读下一篇

从汉服“破圈”中窥见消费升级

天热了,就如同汉服产业之热。街头上,翠袖红裙、宽袍广袖、青衫白褂……身着汉服的年轻人从少见,到常见。在抖音、快手、B站、微博的推波助澜下,汉服产业正急速膨胀。

返回首页
返回新闻页面